望断无尽三——曲终人散[楔子一]

第一章
天下平和,是诸国力量均衡,互不敢侵,轻不敢动,虽为天平两端,甚为微妙,不是长久之计,却是从古至今不变之定理。
赤燕自新王登基,未让国内换代动荡蔓延,大刀阔斧,乃是打造一片太平盛世,而与之旗鼓相当的银麟,表面实力雄厚、极为稳当,朝中却渐渐有兴风作浪之势头。部落遍地的骜数十年前在二皇之下合为统一,如今国事稳定,却有了向外扩张的蠢蠢欲动之相。苍螭、翠雀两小国同盟仍在,在这般四处暗流汹涌的局势下,不知能撑到几时。
然,朝政乃朝政,天下黎民就算知亦不解,只为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能够安享天年,便是福分。
就连几年前曾被赤燕翎亲王几乎逼上绝路的鸢,如今也安心归顺赤燕,守得一方平安。在祭祀中传唱的风之神每日还是舞动他硕大的绿莹绣扇,让一阵阵的和风翻着片片草原,托着苍鹰劲击长空。
一声乘风而去的长啸,鹰振翅一翻,那一番苍劲有力的动作只能一个“绝”字出声,更多归于不成句的叹声,鹰似也知自身之力,正要傲然更破空而去,却听得一声爆响紧贴着右翼,接着脑中嗡响,失了神志,便蔫了气地撞向大地。
方才还对鹰赞不绝口的众人此刻口都未及闭,眼睁睁地看着那鹰扑到草地上,被齐膝的草掩埋,脑中也若被那不知何处飞来的爆弹箭震了,只咽了口唾沫,无人作声。
一名披肩长发的少年,瞪了琥珀金的锐目,暗紫花纹的华服一甩袖,风一起,由碎金珠玉挽起的发似乘了怒火,扬起。
默不作声的众人中推推耸耸地挤出一人,笑得嘴角有些抽搐:“那、那个……玖皇子,这是……这真是……”
“给本皇子抓来。”少年捏紧手上欲喂鹰的生肉。
“这是自然……只是如何处置……”
“敢射落本皇子的鹰!定满门抄斩!株连九族!”少年一把将生肉砸在那人脸上,“快去!怠慢者问罪!”
众人乱作一锅粥,虽亲眼见那鹰落在何处,照着去寻便可,可被少年一番威严怒骂,却是各人往了不同方向,最终撞了一团。
“一群废……”
少年刚要破口大骂,却闻身边一股血腥臭味,冷了一张脸一望,便见自己的猎鹰若刚被割了喉的鸡,油亮的羽毛耷拉着,比宫女手中的鸡毛掸子还不如。而拎着鹰的爪,甩得血花簌簌落的,是一名鸢国的少年。
绿色的发,有些乱,在脑后用鸢国风俗的发带一扎,还装饰了几根羽絮丰厚色彩亮丽的翎毛,暗紫的眼眯着,笑看浑身杀气的少年。
“对不起,你这鹰真漂亮。我本来只想打晕了,要几根翎毛,谁知道……火药真是不好控制。”
鸢国少年笑的腼腆,那惹事的弓甩了甩,不好意思地藏在身后,那样貌好像事情只是自己追着别家院子的鸡,不小心错脚踩死了,而主人不过一通面红耳赤的训斥,只要自己认错态度诚恳,不但会被原谅,还能好运捞到一碗鲜鸡汤喝。
“没规矩的毛小子,你知道你打死了谁家的鹰?”少年拔高音调,身后乱成一团的人纷纷找了地方齐刷刷跪下,只见他眉梢吊起,气势慑人,“赤燕‘玖皇子’——凌斡旋!”
众人恨不得贴在地上地伏身,那鸢国少年却没注意到满场的气氛,笑得更欢,回道:“我叫鹞季,爹娘管我小名叫‘小四’,小旋也可以这样叫我。”
伏在地上的鸢国族长们都暗暗叫苦,还未想好如何向凌斡旋解释,便听得他击了两下掌,随行的侍卫立刻上前,都长叹口气。
没救了,真是没救了。
“拖回赤燕,问斩。”

康洋镇中有康明湖的水道,夏至初春逢年过节大小祭祀,往往沿了水道做各式祭典庆祝,热闹非凡。而平常往日,只有小船靠岸,两边绿柳成荫,水流潺潺更见寂静,是情爱男女绯红了脸笑闹的佳所。
垂柳下,一对男女正互诉情话,连水道的游鱼都羞红了脸,躲于水草之下,一名少年却迈了大步,不偏不倚直奔而来。
脚步在石板路上“吭吭”作响,淡啡的发,亮黄的眼,穿着淡灰布衫,平凡得过目即忘的样貌,此刻目不斜视地穿过男女面前,也不管别人尴尬,面冲了不远的巷角,听得沉声一喝:“翰琉!出来!你爹唤你!”
不满的咂嘴声,翰琉伸着懒腰、打着哈欠从巷里踱步而出:“唤就唤,你暴露我藏身之处做什么?下次又得伤脑筋寻新地方。”
想到自己缠绵甜蜜尽收这人眼底,一对痴情儿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那唤人的少年兀自鞠躬道歉:“过意不去。此人实就这番性子,我也劝了多年,时至今日,未见起色,望两位大人大量……”
“死柚子,不用道歉了。果然看男女调情毫不养眼。”翰琉双手环在脑后,自顾自地先一步走开,“到哪去找爱意浓浓的男男情色场面啊!”
翰琉瞪着蓝青色的眼望了高空好一会,长吁短叹,一头利落的乌色短发在一番广阔蓝天下突显得柔弱无助,只16岁的年龄,稍许懂得天外有天,面对广阔的世界当是自有烦恼,只是这位感叹的内容不堪入耳。

康洋的刺绣针织铺乃是闻名翼州,道是掌柜——翰井岚通晓商道,只开店铺十几年,便一路顺风顺水,如今在各州均有名气,照着这番趋势,再有两年,定是要声震赤燕全商会。不少年轻人都想在翰井岚名下学得一两条经商本事,登门拜师的门可罗雀,而他如今却只得一名学徒——柚。
少年名只得单字,无姓,相貌平凡,也无过人才略,传闻只敲了翰家的门,便成了学徒。实是让人艳羡。
而这位被众人认为往后一定会再度让商界为之风起云涌的少年,每天必做的课程却是费九牛二虎之力,将翰琉拖回翰家。而今日也不例外。
与店铺内的伙计打了招呼,接了众人的同情苦笑,绕过商铺正堂拐入内院,进了厅堂,一名墨绿长发的男子便急急迎上来,一封信塞入翰琉手中,想说什么却理不清头绪,最后还是先端上茶,让翰琉润润嗓子。
“岚叔,出什么事了?把你急成这样。”
翰琉几杯茶下肚,正要拿信细看,坐在对面椅上的银发男子把玩着茶杯,缓缓道:“小四又惹祸了。”
“甚好。”信也不看,直接扔桌上。
“我也觉得。”顺口就符合,拿起茶壶重满一杯。
“一点也不好。”翰井岚皱起眉头,拿出威严,“琉儿也就算了,绵绵你怎么也看不出事情轻重?”
翰绵品着茶,吃着桌上的芝麻糕,仍是悠闲:“小三那儿子,从出生起就像少根筋,什么时候没闯祸?不是一回两回,岚叔你也该习以为常了。”
“对。岚叔,现在当务之急是你要增多晚上和爹缠绵的次……”
柚时机把握恰当地堵了翰琉的口,无视翰琉愤怒的瞪视,照样垂手站于其身侧,随时准备再次封口。
“这次可是闯到皇亲贵族头上,事情非同寻常。”
翰井岚是真的急,一收到程小三的信就来来回回地盘算了各种方法,翰绵本想板着一幅冷面孔,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事,却不料成效收不到,反而再不理不踩下去,翰井岚怕是要生气,只得叹了口气,放了茶杯,瞄了一眼翰琉。
“琉儿,你就去稍微救一下小四,顺道试试身手。”
未料到翰绵会这么吩咐,在场的三人均是一愣,翰绵又站起来,踱了两步,转身用下巴指指柚。
“柚也一道去。琉儿终不心细,有你跟着好些。”
“琉儿这才16岁,怎能……”
“岚叔,我16岁时……”本是想让翰井岚安心,话一出口,便见对方神色黯淡,许又是自责,伸手握了他五指,“不用担心。毕竟抓了小四的是那小子,论人情,他也不会如何。”
翰琉蹲坐在椅上,托着下巴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心里催促着怎么还这般磨磨蹭蹭,嘴上出声尽是不满:“爹。你把我和柚子都打发了,该不会是想没了眼线,好大白天的对着岚叔上下其手吧?”
翰井岚慌忙甩了翰绵的手,紧接后退数步,翰绵呆愣着面对翰井岚的警觉,耳边是柚充满愧疚的叹息:“师傅,对不起。一时走神就没堵住口。”

早在两日前,凌斡旋的大队人马便离开了鸢国,此刻在居龙的客栈中盘桓,不是皇子出游玩失了心不肯回宫,而是偶闻居龙附近的云屏山山贼出没,劫车掠货,闹得无法无天,凌斡旋一掌狠击台面,势要斩除山贼。
这日听着属下一一汇报收集来的山贼情报,从山贼数量到山贼作案手法,甚至小到有姑娘传闻山贼中有绝世帅哥,凌斡旋便知情报完备、时机已到。
“此次出巡,虽是领了母后的命,为了巩固与鸢国的关系。但闻得有山贼在我赤燕如此猖狂,若不整治,岂不有辱圣上威名?”凌斡旋突抽出腰间宝刀,冲着下属一震,“众人听令!随本皇子清除山匪!”
随行武将纷纷跪下领命,见凌斡旋手中宝刀仍熠熠生辉,迟迟未入鞘,一名年纪最长的武将抬起头,不置可否地道:“玖皇子……臣下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“本皇子就告诉你,不当讲!”凌斡旋一声喝斥,吓得老武将缩头再度伏在地上,“这等宝刀,年年岁岁只藏着,就算是神器也要生锈。本皇子可不同那个废人段云漩,这刀既认本皇子为主,本皇子便要它斩到痛快!”
凌斡旋一反手,刀身蓝光流转,正迎了正午烈日。寒气似被逼出,默默漾了层薄霜,凌斡旋浅笑目视刀身上自己的影,一番挪步劈斩,屋内便如灌了冬季北风呼啸,掠过背脊尽是凛凛刀锋的快意。
一干武将均不敢动,只怕那刀的寒气梢一偏便钻心刻骨,身上冷汗,口中颤着感叹:“不愧为神器‘凌云冷雨’。”
凌斡旋轻轻冷哼一声,似甚满众人这番反应,收刀回鞘,依在窗旁,享受居龙干燥的日光,一名随行侍卫上前,低声耳语:“玖皇子,那鸢国的如何……”
正在兴头上,不想理那早遗忘到九霄云外的疯小子,刚要说句“照样关着”,窗台上猛然跃上一个人影,凌斡旋反应甚快,刀已出鞘,却听得一声尖细雀鸣,紧随翅膀扑扇声擦了脸侧而过,那黑影在凌斡旋错讹一瞬,出手迅猛,连着凌斡旋的发一握,顿了片刻,嘿嘿笑出声。
“抓到了!”少年得胜的欢呼。
定睛看明蹲在窗台上的人,凌斡旋咬牙切齿:“毛小子!”
“小旋,吓到你了?对不起。不过你看,我抓到了!”鹞绪将握着的手伸向凌斡旋,微微张开,指间仍缠着凌斡旋的发丝,而一只灰毛的小麻雀正从发丝间探着头,点点颤抖,“可爱吗?用来赔小旋的鹰。”
“赔本皇子的……鹰?”
就算不是近在咫尺的侍卫,众人也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凌斡旋散发出的杀气。人人在心中默念:“完了,彻底完了。”
凌斡旋一把将鹞季揪进屋内,狠狠扔给一旁的侍卫:“捆上!到山上喂虎喂狼喂熊!”

云屏山绵延数百里,古树参天、峰回路转,虽山势平缓,却是深不可测,凌斡旋在山脚一带安置了人马,为不打草惊蛇,只带了少数精兵悍将入山,未想山贼竟藏得如此深,又是烈日当头,七拐八绕,众人无一不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随行侍卫多次拐弯抹角地劝凌斡旋休息片刻,均被他白眼呵退。
凌斡旋自小习武,每日也不疏于练武增进,在这古树盘根错节尽无人道的山上行走,确实耗神耗力,加之顶着烈日,这走下大半日已非常人能为,可面前却有一人活蹦乱跳得跟山猴子似的,无半分倦意,好胜如凌斡旋又怎肯服输休息?
“小旋!”鹞季在队伍前头拼命晃着手,开心得活像踏青漫步,“你走得好慢!”
凌斡旋气得一脚踹在侍卫身上:“别挡本皇子的路!”
深吸一气,拔足追上,揪了他脑后的发,瞪了一眼无辜的侍卫,刚要问是谁松了这毛小子的绑,口中便被扔了一物,不小心咬下,麻舌的酸。
“毛小子!你给本皇子吃了什么!”顾不得形象地狠吐两口口水,侍卫已拿了水袋让他漱口。
鹞季到这时了仍不怕,手中捏着一粒青得透亮的野果,扔进嘴里,一咬,酸得眯眼:“这个果子酸酸的,正好提神解渴。小旋喜不喜欢?”
“这等俗物……”
“那这个呢?”鹞季不知从哪变出几朵白如薄玉的花,花蕊处有着晶亮的蜜珠,一吸便入口,“这个凉凉的、甜甜的,小旋一定喜欢!”
“不喜欢!”毫不留情地一掌击在鹞季手上。
“那戴着吧。”毫不畏惧地将花插上凌斡旋发髻,满意点头,“小旋长得真好看。我爹说,花配美人,小旋就是美人。”
一旁的侍卫早就惊到哑口无言,随行的武将心里盘算着脾气暴躁的皇子何时拔刀砍人,万没想到,凌斡旋似与鹞季斗起耐性来,一路就任着鹞季拉着自己指着林中飞鸟说个噼里啪啦,窜上爬下地采集蜂蜜野果,零零碎碎半赌气地吃了不少,直闹到日落天暗,不得不安营扎寨才停歇。
端坐帐中,侍卫送上来的晚膳凌斡旋是一口未吃。肚里第一次不是山珍海味,却能留下满口的余香甘甜,挥退了那些油腻的饭食,待侍卫惶恐地退下,凌斡旋不觉唇角挂笑,步出帐去。
山上月色清亮,晚风清凉,无了晨间的燥热,凌斡旋一身淡紫金色暗花的衣衫,配了蓝色发上束带,不同于晨间一身武人劲装。多了份儒雅,却掩不住王者霸气。他背了手,在扎营的一片缓丘上走走停停,似在听夜虫低鸣,又似在寻暗处的动静,待听得不远树丛中“沙沙”声响,不自知的便是没来由的喜悦,循着声步了进去。
不出所料,树丛中弄出声响的正是一刻也停不住的鹞季。此刻正借了月光,埋首在地上专心地忙碌着什么,凌斡旋隐了气息,上前见他刨土结草,弄得满脸泥尘。
“设陷阱?你是要抓哪路的笨蛋?”
鹞季没料到有人近身,吓得不浅,慌慌张张弹跳而起,却是被自己结的草绊了脚,身子往后摔,双手乱晃。凌斡旋也没料到此般,伸手一抓,却被他踢了一脚膝下,失了重心复又朝他压上,两人就这般一推一拉地往地上一摔,更未料到这一摔摔上了夜黑看不清的大陡坡,咕噜咕噜地滚了个天昏地暗。直到鹞季哼哼唧唧地喊着痛,蹭到凌斡旋身旁,凌斡旋才想起要将那一肚子的火化作杀气。
“死毛小子!你想谋害本皇子!”
站起来就给鹞季头上一掌,鹞季这次没有笑,满是担心愧疚地看着凌斡旋:“小旋,痛吗?衣服都脏了,有没有破?要是受伤了,爹娘会心疼的。要是衣服破了,爹娘要生气……”
这么多天下来,凌斡旋是第一次见到鹞季这番神色,不禁看着他暗紫的眼一阵呆愣,怒火减了,便发现他灰头土脸的,也好不到哪去。
“真脏!”凌斡旋抬袖往鹞季脸上一抹,不想自己袖子粘了泥尘,这下更让那张大花脸锦上添花,肩头一颤,便是笑出声来,“毛小子就是毛小子。”
“小旋,你不生气了?”
“哼!休想本皇子放过你!你杀了本皇子的鹰,骗本皇子吃那乱七八糟的俗物,现下还弄得本皇子如此狼狈,单只一项就是大罪,叠加下来,你三世也得给本皇子剁个尽兴!”凌斡旋站起身来,拍掉身上尘土,月色亮人,他就算是这番模样,仍是夺目的存在,“你便作三世本皇子的玩具,好好地哄本皇子开心!”
“好,我会让小旋开开心心的。娘说,大哥就要宠着小弟,我一定会好好宠着小旋。”
听着这番话不对味,凌斡旋上下打量鹞季比自己矮小的身材和幼稚的面容,一把捏了他肩:“你是‘大哥’?开什么玩笑!本皇子可是堂堂正正19岁的男人!”
“我24岁了。我一眼就看出小旋比我小。”不管听的人如何不能接受现实地呆愣当场,鹞季已经决定了下一步,“小旋在这等着,大哥哥去找回去的路。”
“区区一个玩具,充什么‘大哥’!”
凌斡旋一阵气急,提气便是大吼,哪知牵了肚中饿虫叫唤,就算四周夜幕,也是好没脸面。
鹞季这回又没有笑,担心之色更甚:“小旋,你是不是吃了我给你的野果花蜜就不吃晚饭了?那些东西只是解馋的,肚子再饱,也得吃点饭食垫肚。”
今晚真是连连被这人看了窘态,凌斡旋已是想不出办法掩饰,气也气够,靠着树干一坐,双手胸前一环:“玩具!给本皇子去找吃的!不得延误!滚!”
鹞季脸上实实在在就是宠溺小弟的笑:“那你好好等我。”

这边闹腾的两人算是暂时休战,可扎营的地方却是大事不妙。篝火燃着,照得通亮,却是现了一地死尸。淡啡发色的少年从篝火旁经过,带起的风扇了火苗,人影晃动,光影混乱中,似死尸要动,看着就背脊发凉,少年却再度蹲下,一一察看尸体。
“里面的也全死了。”一人手提长柄大刀,从帐篷里步出,一双蓝青色的目在火光中仍是冰冷,“柚子,你那边有没有活的?”
“没有……连刀伤都没有。”柚掏出帕巾,拉了翰琉的手擦拭,“怕是中毒,你摸尸体了吗?”
翰琉晃晃手,伸了个懒腰:“没事了就走,我可是听闻云屏山的山贼中有绝世帅哥才慕名而来的,对尸体不感兴趣。”
“你是来救鹞季的吧……”柚知说了这人也装聋作哑,便再低头寻了一遍地面,“这些人是凌斡旋的人马,竟莫名死在此处……”
“死就死了,有什么奇怪?”翰琉突然一松手,手上的大刀往下一滑,锋利的刀刃插入泥地,火光中有什么在刀刃下扭曲了影,一股血腥味扑鼻,“被这家伙咬了,不死才有鬼。”
柚用帕巾卷了手,摸索一抓,是一条被截了两半的黄底黑斑毒蛇。

鹞季虽在鸢国那样的草原长大,7岁的时候却是被送到山上和隐居的师傅学了不少东西,对着花花草草鸟兽虫鱼最是熟悉,就算是黑灯瞎火的在山上找吃的,他也如在自家厨房,一抓便是一大把。
离了凌斡旋半个时辰未到,鹞季便已收获了得,正要寻了路回去,却见身旁树丛中刀光剑影亮了一片,未来得及把脸上得意的笑收起来,已被数十名大汉团团围住。
晃眼的刀光,压人的黑影,不知谁粗声粗气的一句:“山贼。”



[望断3草图]梳理(斡旋&小四)

*图为原创故事-望断无尽3...角色图.

....草啊草..草了一张了.

不知道为什么..就画了这张.什么状态.就是某主人与玩具之间的事.= =斡旋每天都会叫小四帮他梳洗.但是又喜欢用东西去引诱他.感觉就是这样OTL其实想到张5人行...还想到一张小吃的个人.有空再画./_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意:斡旋(左.19岁)小四(右.24岁)= =||||||||

局部:
34677733784.jpg

整张:
346777784.jpg

[资料]望断无尽1.2部-人物关系图+地图

注:线的颜色有分关系的.方块颜色有分家族.组织关系.

()里的为组织代号.[]为真正姓名.

人物关系简略图1


所在国:赤燕

第一部所在州:翼州 所在地(故事泄及地点):明水.康洋.兴华.风鸣山. 琛阳.

第二部所在州:雍州 所在地(故事泄及地点):居龙.炎门.康延.乾翎.云屏山[州交界点]

所在州:琼池 所在地(故事泄及地点):西池(附近)

所在国(故事泄及地点)::鸢(旁边的细小部落)

5433333.jpg

[草稿]望断无尽第3部人设-主角篇

告别了第一二部的所有角色..第三部来个全新的主角们...- -因为一次无聊的对话所以开展了第三部的YY.而且第三部已经发展到跨国去了|||||||||真佩服我们的大脑啊他娘...虽然是轻松故事模式.MS也不轻松了||||||

所在国依然是[赤燕]和[鸢],不过视点移动到临近大国[银麟]和[骜],还有所提及国[萃鹊]和[苍螭]...庞大啊OTL背景...[远目]

主角:5人

小三和梨儿成亲了后诞下一儿子:鹞季[小四]
云漩和奕书的嫡子:凌斡旋
几百年前被铸造出来的魔枪:魂噬
绵和井岚收养的"儿子":翰榴[石榴]
身份不明的学徒:柚

45443333.jpg

补上:国籍:鸢国鹞部落


w22323.jpg

名字:凌斡旋
称号:玖皇子[国籍:赤燕]
年龄:19
外貌:黑中带暗紫的发,琥珀金的眼睛。因为是王族,即使穿得在简朴,也是上好料子上好裁剪,加上他的气质,怎么也遮不住王气霸气[他也没想遮]
武器:凌云冷雨[三神器之一,带着的理由完全是因为“勉强配得上本王子的身份气质”]
性格:自满、冷傲,因为奕书的教导而时刻严于律己,有王者风范。但是由于上面四个姐姐有些扭曲的宠爱,加上一直在宫中,懂得的处事方法就是政客官场,不懂宫外世事,有时会爆发小孩子脾气。[虽然本人不觉得]
爱好:阅读书籍、习武、放鹰、下棋[真是超级正经]、玩弄小四[= =]
其他:凌奕书与段云漩的儿子,上有四个姐姐。家人里,他最看不起的人是他爹,最崇敬的是他娘。另外,因四个姐姐性格都有点怪异,所以自然而然地认为天下女性都怪异,所以对石榴的举动没有什么不解。
19岁被奕书派往鸢国寻访,遇上小四
经常对小四宣称:“我是主人,你是我的玩具!你要按我的命令行事”
对宫外的事物很好奇,却不肯拉下面子问,此时就常常被石榴戏弄
与魂噬的关系极差,经常会上演与魂噬争抢小四的低水平吵架戏码


43RR2W.jpg
名字:魂噬
小名/外号:小吃/小点心[石榴专用叫法][国籍:不详]
年龄:不详[反正有个几百年]
外貌年龄:26岁
外貌:黑色长发,一直垂至脚裸,左眼血红色,右眼青蓝色。平时用单边面具遮住红色左眼。一身黑衣,纹饰简单。
武器:魂噬[自身分裂出来的幻影,三神器之一]
性格:一般很少说话,但是有问必答[虽然大多是答非所问]。由于被封印百年,对世事不了解的程度根本就像从异世界穿越来的,不过与斡旋不同,求知欲很强,经常刨根问底,不过也被石榴利用这个空档,灌输了许多错误知识。或者是因为小四原本就不是很懂,要么就是懂得的也是错误的,于是错上加错。最后还是在柚看不下去的情况下得到正确知识。基本人很好,只要看到别人笑就觉得是好,也不管别人笑的是什么。也因为这种个性,是唯一让石榴无法吐槽的人。乍看上去就像个傻大哥,其实很可怕。
爱好:搜索自己不知道的东西,和小四聊天,十万个为什么
其他:吸了人类精血程妖的魂噬身枪,附身于百年前将军的身体,受到小四和斡旋所持神器的吸引,与小四一行人相遇
自身很喜欢动物的样子,但是不管是什么动物都害怕他
很信任小四,同时不喜欢斡旋
旅行的目的是寻找另外两把神器

望断3——混乱之旅

常相厮守又如何——死也不接受你

堇青:娘子,为什么你总是不肯接受我。
石榴:他是嫌你那个太大,你性子又急,弄得他痛。所以他老幻想自己是个攻,好去上岚叔,让自己舒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忠心耿耿——只是个笨蛋

于函境是忠于斡旋的武将,偶然得知宫中有人要害斡旋,却在还未查明前被对方先下手为强加上他自己有点天然呆,结果被赶出了宫。千里迢迢终于找到斡旋时,已经是胡子拉杂的肮脏大叔样。
函境:终于找到您了!玖皇子!
斡旋:何人!不要挨上来![拔刀]
函境:玖皇子!是臣下啊!
斡旋:不认识乞丐!滚!
函境:玖皇子,您不认得臣下了?
斡旋:本皇子没收过乞丐!
井岚:小旋,他似乎认识你……
函境:[两眼放光]您就是玖皇子的那位恩师吧!请受在下一拜!
井岚:等一下……你……
斡旋:……[冲着屋内]有人调戏师傅了!
绵:[板着脸冲出来,一拳打飞]
斡旋:那个被打飞的姿势!你是于函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功夫了得的年轻武将——只是被戏耍的玩具

于函境从斡旋小时便服侍左右,斡旋有一半的武功是由他教导的。于函境武功了得,人说得好听点是温柔没脾气,说得一针见血点就是呆,所以成为斡旋四位姐姐的戏耍对象,这个历史也是很悠久的。
比如把他倒吊在马蜂窝下面;比如把他扔到有鳄鱼的池塘;比如把辣椒做成点心逼他吃;比如让他背着爬山;比如把他做成风筝放上天……
四位公主:噢呵呵呵呵~~~真是举世无双的好玩具!
斡旋:姐姐们,别玩得太过分。他死了谁教我武功?
函境:[感动得浑身颤抖]多谢玖皇子为臣下求情!
四位公主心想:逼婚!你一辈子休想从我们的手心里逃走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无奈的武将——你别想逃了

函境: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旅行吗?
柚:哇!你怎么跟来了!
小四:你不陪着小旋?
函境:在下现在自身难保TvT
柚:……你别跟来,我怕被那四个女人抓了。虽然确实是无可挑剔的女人……但是……[抖]小四,把这人捆了去交差,可以得一笔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青梅竹马结情谊——谁说这个很浪漫

小四:虽然我小时候和石榴订了亲,但是,可以改的!
柚:不用改了,你快点给我娶她!
小四:不可以!我做不到!
斡旋:做得到我也不准你做!你是我的玩具,私自定什么亲!
小四:其实石榴是很喜欢小柚的![笑着说]
石榴:我今晚就让你看看我多喜欢他~~~~你要目不转睛地看哦~~~
小四:好!
斡旋:不准看!看多也恶心。[拖走]
柚:你意思是我恶心?你给我说清楚!
石榴:哦~~~“看多”?原来斡旋看过,都看到多了~~真YD !嘛嘛~~~我不介意来个混杂4P一起搞~~~你们只需要抬起你们的菊花就行了!
斡旋:跟班……你快去把她埋了。
柚:我拒绝……你刚才的话伤害我了。
小吃:4P是什么?[认真地听着]
柚:再问我就让你知道![爆走了]
小吃:哦。[非常乖地‘再问’]4P是什么?
柚:4P就是4个人一起在床上像动物一样交尾!
斡旋:……跟班说的话……
石榴:所以我说他很有潜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的职责——稍微有点虐

斡旋:小四,我必须娶妻,因为我要延续血脉。
小四:我……我可以帮你生孩子。
斡旋:……不可能的,你也知道不可能的吧?
小四:可是师傅说……说……
斡旋:对不起,我还是最爱你,可是……这就是我身为王的责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的职责——躲猫猫

石榴:喂!玩够了就回来给我生孩子!别人为我抓不到你。
柚:为什么是我?
石榴:你跟了我那么多年,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?知道就回来,我要上你上到爽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个人也可以——少根筋也会吃醋

小四:小旋没有我也不会寂寞。
斡旋:你在说什么胡话……
小四:你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朋友吗?石榴说,你喜欢漂亮的大姐姐!
斡旋:那个男人婆……
小四:而且……小旋有时候晚上偷偷起来……是去找那些姐姐吧?
斡旋:……是的,这是没办法的。
小四:……我要去找小吃!我要和柚一起去找小吃!
斡旋:[按住小四]不准!
小四:我要去找小吃!
斡旋:真让你找又如何?你找到又如何?告诉你,朕最不愿见到的就是这件事!别逼朕把你关起来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美男遍地的骜——很危险

小四:石榴,不要泄气,很快就能找到小柚了。
斡旋:我看不出她泄气。她从进入骜就一直对男人散发着恐怖的气息……连妄想都要溢出来了。
石榴妄想中:你,舔我的脚趾。[高高在上地搂着身边美丽的男宠们]
斡旋:再不找到柚,这男人婆不知要妄想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宫佳丽三千——这才是王的资本

石榴:别忘记了,小四依然是躯(银麟皇帝的自称)的皇后!
斡旋:谁准的!
石榴:虽然躯已经有3665个妃子,也不多一个。见你可怜,就让给你吧![拿烟斗指着斡旋]还是说你想做躯的第3666个妃子?
斡旋:哼!让?你其实是想要我手上的柚吧?和你交换倒是可以。
柚:你能不能别那么别扭。
斡旋:去了那个男人婆的后宫,你可以做后宫老大。你这辈子就只能在那里风光了,别浪费。
柚:我一点不想做这个老大,你让小四做吧。[逃]
斡旋:谁准你走的![抓回来]
柚:你就直接说“把小四还给我”会死啊?
石榴:小四,看来小旋喜欢上柚子了。你就跟我去天伦之乐吧~~
小四:小旋……
斡旋:别听她造谣![转向柚]即使你和我那个废人老爹一样被女人吃掉我也不会鄙视你,所以大胆地去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包下那个男人婆!
柚子:你还算是朋友吗!
斡旋:吵死了!我已经不当那个男人婆是女人了!他是男人!你去被男人吃掉也没什么!
柚:为什么非得我去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登基宣言——绝对要威风

石榴:让世界来得更混乱吧!让床戏来得更激烈吧!让呻吟来得更销魂吧!
银鳞的臣民:……[下巴要掉的样子]
石榴:第一个目标!攻陷骜国!
银鳞的臣民:吾王万岁!
石榴:让那些水汪汪亮闪闪的帅哥,不分攻受,全部变成我的后宫!
银鳞的臣民:……[下巴掉了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宫风光无限——禁止参观玩乐

墨鱼:我的儿啊啊啊~~让爹在你的后宫玩几天~~
石榴:来人,将此人捆绑打包送去苍螭,说是我国为表两国友好,送上的一份贺礼。
墨鱼:不要那么着急~~~爹爹给你带了礼物~~~很新型的床上用具哦~~
石榴:[收下]好了,你没用了。拖走。
墨鱼:那起码让爹爹和你做一次嘛~~~
石榴:爹,我让你和后院的大狼狗做好不好?[笑]
墨鱼:讨厌了。爹爹还带来了小柚子的线索哦~~要不要听?
[听完后]石榴:很巧,我也送你一个消息。苍螭国的黑王正在我宫殿作客。
墨鱼:爹爹想起有些事情,先走了。[逃]
石榴:[拍肩]爹,何必走那么快?我还为你们两人设宴了呢。房间都准备好了。
墨鱼:爹爹就是想和你的美人们玩玩嘛~~~不要见什么黑王!要不然爹爹下次见到小柚子,就帮你调教好了带来。[星星眼]
石榴:儿很期待你们的激H~听说黑王技巧可是一绝。
墨鱼:不要了~那个家伙会弄得你爹半个月下不了床的。
黑王:[突然进来]半个月?朕这次让你半年下不了床!你也不用穿衣服了,每天就敞开你的双腿等朕进去!
石榴:好YD~~~~~~~~~[崇拜看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追求忠贞爱情的公主——言情小说看多了

爱上墨鱼的翠雀公主,当得知黑王对墨鱼苦苦追求[其实是满世界追杀],毅然放弃了自己的爱。
翠雀公主:本公主从今天开始,就为墨大人的爱情保驾护航!
柚:你也变得太快了。
石榴:你是腐女吧?[挖鼻]
翠雀公主:不!本公主只是一心支持全天下的忠贞爱情!
柚:完全看不出忠贞。
翠雀公主:[握住井岚的手]岚大人和绵大人的爱情,本公主也会全力支持!真是太棒了!禁忌的乱伦之爱,你们一定走得很艰苦!
柚:你的“禁忌”和“乱伦”刚才正中师傅的痛处。
石榴:哦,爹出来了,看到有人握着岚叔的手,又准备独占宣言了。

世上最强[猥琐]女主角绝招一览表

石榴的主要武器:关公大刀

石榴的辅助武器:带钩九节鞭

于是,仗着翰绵和那鎏迦的真传,石榴独创绝招开始!

1、用关公大刀迅速挥砍,一腰带二裤带三内裤,这招叫[剥皮]

2、如果对手不是美人就很直接往两腿中间的东西直接戳过去,这招叫[绝]

3、仍然仗着关公大刀的迅速,一瞬间砍了十几下,对方(的衣服)就会粉碎,这叫[美人泪]

4、从老板处学得的鞭子,一次可以脱一排人的衣服,这招叫[偷香]

TBC

望断3——猥琐之旅

不打不相识——争夺攻的地位

[那边斡旋和小吃打得天昏地暗]
柚:别看了!快去阻止!
石榴:吵什么!生死决战中!那是男人的战斗!
斡旋:男人婆,看来你挺了解嘛!
石榴:谁输了谁就是受!
柚:……我怎么感觉他们打得更激烈了……斡旋似乎拼了命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猥琐的绝招——忍无可忍

斡旋:跟班,叫那个男人婆不要再用那些下流招数了,我一路上已经看男人裸体看得想吐了。
柚:不要跟我说。
石榴:为什么要吐?心不歪者自然不歪.斡旋.你歪了!
斡旋:我说我恶心得想吐.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!
柚:你不要动怒,她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斡旋:你也太容易习惯了!
柚:我跟她多少年了?再不习惯我会死的。
斡旋:你是不是有被虐倾向啊?
柚:……石榴,麻烦你脱斡旋的衣服。
石榴:哦........[突然拉住小四.脱衣服,再看斡旋]明显就是歪了。
柚:斡旋,你要忍住。
斡旋:不要拦我……
小吃:[把外衣脱了披小四身上]不要着凉。
柚:……我说你冷静。
斡旋:不要动我的玩具!
柚:如果你娶了翰琉我也支持你。
斡旋:你是怕自家女儿嫁不出去的老妈子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无用的爹——有否被叔叔吃掉

斡旋:废人!就是被男人吃掉的货!
云漩:我被谁吃掉了?
斡旋:哼!不就是被我英明神武的舅舅吗?
云漩:没有.我很清楚告诉你.没.有.
斡旋:又在习惯性狡辩了。娘说你每晚睡觉都在喊着“不要不要”。很妩媚。
柚:你确信那不是因为你娘……那个啥吗?
翱旭:……那时候……他还算美味。[打嗝]
云漩:翰兄才是名副其实的受,为什么玖儿你不歧视他?
井岚:竟然把矛头指向我!
斡旋:为什么要歧视?师傅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。
云漩:……难道你认为爹就是个受?
井岚:我现在心情很复杂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温馨的回忆——其实本质不是

小时候绵教石榴练武,绵很严厉,经常石榴弄得满身是伤,不到时间也不会说停,风雨无阻的练。晚上都是
井岚给包扎,石榴就抱着井岚撒娇,有时候就躺在井岚怀里睡了。
井岚:绵绵,你也别让榴儿太辛苦了,毕竟是女儿家。
绵:练武就是要这样。
井岚:都累得睡着了……[抚摸]今晚就跟叔叔谁吧。
绵:……那我呢?
井岚:你自己睡……难道你要三个人睡?
绵:我没关系。
井岚:我不同意!让榴儿看了不好!
绵:……[垂头丧气的自己去睡]
石榴心想:活该,报复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为你梳理长发——其实这个也要争

小四:小旋的头发真好,像我娘。
斡旋:那你天天帮我梳。
小四:好的,梳完你的帮小吃梳。
斡旋:不准!
小四:可是……小吃头发长长的,一定更加好玩……
斡旋:除了我,你谁也不准玩!
石榴:噢噢,这算不算拱手让出攻的地位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各地都有小吃——看你怎么吃

(一)
吃馄饨
斡旋:这是什么东西。
小四:是馄饨。要慢慢吃,很烫。
斡旋:我知道!
小四:小吃,要慢慢吃哦。[帮小吃吹凉,喂]来,吃吃看。
小吃:[面无表情地吃下]好吃。
斡旋:……玩具!帮朕吹凉了!全部!

(二)
吃辣酱面
石榴:[吐舌头]真他妈的辣。
柚:注意用词。
石榴:[摸]你的菊花辣不辣?
柚:……
斡旋:跟班又在忍了。

(三)
吃芝麻糖
斡旋:粘牙了!这什么糖!
小四:让我看看。
斡旋:看你个头!堂堂皇子,怎能让你……
石榴:小吃阿,你也粘牙了吧,来,我帮你[吻上,用舌舔牙]
柚:你做什么![拉开]
石榴:[抹嘴]小旋,你要不要也来?
斡旋:你离本皇子远点!
小四:小旋,我来帮你。[吻上]
墨鱼:你们真是YD啊!![指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同凡响的爹——其实很YD

墨鱼:还是在那鎏迦这里舒服,我要多住几天~~我们每天都要好好享受哦~
那鎏迦:你看你,把小岚儿吓得,今晚不让你睡了。
墨鱼:好啊!今晚就用#$@%让我·#¥·¥然后再·#¥·
苍翊:来人,拖下去阉了。

人物混乱现代校园版KUSO——今年的S&M班

上课时间肚子饿——当然没办法

(一)

老师:真田幸村!你又在上课偷吃便当!
幸村:……
老师:你还有什么要说的!
幸村:[泪汪汪]老师,我饿了……
一干人等心想:BASARA了
殿下:[从S班冲过来]谁欺负我的幸村!
[大家指着老师]


(二)
天河:[眼泪汪汪]老师,我也饿了
[紫英从S班走过来,人未到杀气先到]
紫英:云天河!上课不认真上!回去收拾你![对老师]真是失礼了。
天河:不要紫英了[哭]
紫英:……你先忍忍,下课给你吃烤野猪。
天河:嗯![大力点头]
一干人等心想:你要在校园里猎野猪?

(三)
小四:[站起来举手]老师!我也饿了!
斡旋:[冲过来]吃饭去!
小吃:[面无表情对老师]我们要去吃饭。
老师:你们不要无视我。

(四)
绵:[直接站起来,旁若无人走上讲台,靠在井岚身上]岚叔,我饿了
井岚:绵绵,现在在上课!
绵:上课?那我先睡一觉,下课叫我吃饭。[贴在井岚身上睡着]
[众同学寂静中]
绵:[梦话]井岚……你好美味……
石榴:[拿起手机]夙玉姐!快过来取材!

(五)
堇青:[蹭过来]娘子……我饿……
魍魉:[一个桌子扔过去]

(六)
翱旭:[广播]那两班的混蛋!给我老实点!
云漩:教导主任,要吃我做的便当吗?
翱旭:谁要吃你的毒药!

(七)
保健室
苍:对不起,家政课做的菜都失败了。
佐助:没关系,我觉得很好吃。
苍:……你还是吃你的便当吧。
佑京:[翻窗]苍!我来吃你!
佐助:[迅速关窗]今天风很大呢。[笑]

望断3国家简介



地理位置:赤燕正北

首都:火珑

当代二皇:山竹[皇帝]、凤俐[皇后]

王位继承方式:选拔竞争

内政:原是多部落构成的骜,经过长达30年的内战,最后由二皇统一了全国,二皇用20年稳定了国内局势,而国内大半沙漠化的土地时的生活无法提高,加上骜国人天性好战的,二皇经过与大臣们讨论,制定了侵略他国的计划。国内也开始从平民中征召自愿参军的人,不论年龄性别,一律进行合适的军事化训练。

外交:基本上没有外交,文化较闭塞,又因不临海,没有吸取海外国家的人和文化知识生产技术。因紧邻赤燕大国,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先从相邻的翠鹊下手,派入间谍寻找开战的时机。同时银麟不稳定的内部局势让骜认为有可趁之机,虽距离最远,但若能拿下,便可夹击大国赤燕,于是派了柚等若干间谍混入银麟。

风土人情:因为是沙漠国家,又曾是部落,有很浓重的民族风情,与鸢一样是保持了自我特色的国家。国内一律男女平等,女子也可从军,只要有实力便能得到认可在,朝廷任重职的便有数十人。比如第一骑兵长——林檎。沙漠日晒严重,有多起骆驼、马,无论男女着裤装的居多,且布料以严实为上,扎头巾已成礼仪,衣服上花纹较少,多是条形或菱形等衬边条纹。

由于多年征战,武者精神深入人心,连小孩都懂得不能向敌人求饶苟且偷生。对女子的评价标准是能武且健康,最好是能生育。随意骜的女子多粗旷豪放,甚至有女子力气在男子之上。
没有接受过外界文化,国内也没什么文化书籍,多是靠吟游诗人一类的传唱故事,口传文学为多。内容多为祭祀文。

有一条不成文的习俗:姓名均要是蔬菜瓜果。因传说这样才能长成健康有力善战的人,崇拜的神是水果之神,多以图腾形式出现在祭祀上。取意是在:在沙漠贫瘠的土地生长起来的蔬菜怪果,是奇迹的存活,是神的旨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银麟

地理位置:赤燕正南

首都:祈仲

皇室姓:宗政

当代皇帝:宗政昌理[资料待补]

王位继承方式:世袭制

内政:和赤燕旗鼓相当的大国,国内富饶,靠海,可以独立完成与外界的通商交往。由于发生过政变,使得当代的皇帝放年满9岁便上朝当政,且并非直系皇孙。朝内大政基本由大臣们代为管理,皇帝可说是傀儡。而大臣分了两派,一派想谋权篡位,一派则为了人民着想,要保住和平,就算现在的皇帝是个小孩也不能推翻,因而国内的局势极为微妙。

外交:与赤燕、苍螭、鸢相邻,近几十年都没发生过冲突,特别是与赤燕保持着一定的友好关系。因为两国均为大国,保持过好的关系会让其他国紧张动作,所以也只是一定程度的礼尚往来。而鸢在赤燕新王——赤翎王奕书登基后正式成为赤燕的同盟国,银麟失去了一块很好的跳板。虽说不甘心,但国内局势不稳,也没精力去理会鸢的事。
风土人情:[待补]
自我介绍

宗政敬昀

Author:宗政敬昀
主人--飞行邮差&十六
●萌
仙四-慕容紫英X云天河
原创-望断无尽1.2.3部
原创-逆转之塔
原创-镜·迷宫
●内含女性向.腐向.无贞操猥琐向.

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