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断3——猥琐之旅

不打不相识——争夺攻的地位

[那边斡旋和小吃打得天昏地暗]
柚:别看了!快去阻止!
石榴:吵什么!生死决战中!那是男人的战斗!
斡旋:男人婆,看来你挺了解嘛!
石榴:谁输了谁就是受!
柚:……我怎么感觉他们打得更激烈了……斡旋似乎拼了命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猥琐的绝招——忍无可忍

斡旋:跟班,叫那个男人婆不要再用那些下流招数了,我一路上已经看男人裸体看得想吐了。
柚:不要跟我说。
石榴:为什么要吐?心不歪者自然不歪.斡旋.你歪了!
斡旋:我说我恶心得想吐.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!
柚:你不要动怒,她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斡旋:你也太容易习惯了!
柚:我跟她多少年了?再不习惯我会死的。
斡旋:你是不是有被虐倾向啊?
柚:……石榴,麻烦你脱斡旋的衣服。
石榴:哦........[突然拉住小四.脱衣服,再看斡旋]明显就是歪了。
柚:斡旋,你要忍住。
斡旋:不要拦我……
小吃:[把外衣脱了披小四身上]不要着凉。
柚:……我说你冷静。
斡旋:不要动我的玩具!
柚:如果你娶了翰琉我也支持你。
斡旋:你是怕自家女儿嫁不出去的老妈子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无用的爹——有否被叔叔吃掉

斡旋:废人!就是被男人吃掉的货!
云漩:我被谁吃掉了?
斡旋:哼!不就是被我英明神武的舅舅吗?
云漩:没有.我很清楚告诉你.没.有.
斡旋:又在习惯性狡辩了。娘说你每晚睡觉都在喊着“不要不要”。很妩媚。
柚:你确信那不是因为你娘……那个啥吗?
翱旭:……那时候……他还算美味。[打嗝]
云漩:翰兄才是名副其实的受,为什么玖儿你不歧视他?
井岚:竟然把矛头指向我!
斡旋:为什么要歧视?师傅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。
云漩:……难道你认为爹就是个受?
井岚:我现在心情很复杂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温馨的回忆——其实本质不是

小时候绵教石榴练武,绵很严厉,经常石榴弄得满身是伤,不到时间也不会说停,风雨无阻的练。晚上都是
井岚给包扎,石榴就抱着井岚撒娇,有时候就躺在井岚怀里睡了。
井岚:绵绵,你也别让榴儿太辛苦了,毕竟是女儿家。
绵:练武就是要这样。
井岚:都累得睡着了……[抚摸]今晚就跟叔叔谁吧。
绵:……那我呢?
井岚:你自己睡……难道你要三个人睡?
绵:我没关系。
井岚:我不同意!让榴儿看了不好!
绵:……[垂头丧气的自己去睡]
石榴心想:活该,报复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为你梳理长发——其实这个也要争

小四:小旋的头发真好,像我娘。
斡旋:那你天天帮我梳。
小四:好的,梳完你的帮小吃梳。
斡旋:不准!
小四:可是……小吃头发长长的,一定更加好玩……
斡旋:除了我,你谁也不准玩!
石榴:噢噢,这算不算拱手让出攻的地位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各地都有小吃——看你怎么吃

(一)
吃馄饨
斡旋:这是什么东西。
小四:是馄饨。要慢慢吃,很烫。
斡旋:我知道!
小四:小吃,要慢慢吃哦。[帮小吃吹凉,喂]来,吃吃看。
小吃:[面无表情地吃下]好吃。
斡旋:……玩具!帮朕吹凉了!全部!

(二)
吃辣酱面
石榴:[吐舌头]真他妈的辣。
柚:注意用词。
石榴:[摸]你的菊花辣不辣?
柚:……
斡旋:跟班又在忍了。

(三)
吃芝麻糖
斡旋:粘牙了!这什么糖!
小四:让我看看。
斡旋:看你个头!堂堂皇子,怎能让你……
石榴:小吃阿,你也粘牙了吧,来,我帮你[吻上,用舌舔牙]
柚:你做什么![拉开]
石榴:[抹嘴]小旋,你要不要也来?
斡旋:你离本皇子远点!
小四:小旋,我来帮你。[吻上]
墨鱼:你们真是YD啊!![指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同凡响的爹——其实很YD

墨鱼:还是在那鎏迦这里舒服,我要多住几天~~我们每天都要好好享受哦~
那鎏迦:你看你,把小岚儿吓得,今晚不让你睡了。
墨鱼:好啊!今晚就用#$@%让我·#¥·¥然后再·#¥·
苍翊:来人,拖下去阉了。

发表留言

Secre

自我介绍

宗政敬昀

Author:宗政敬昀
主人--飞行邮差&十六
●萌
仙四-慕容紫英X云天河
原创-望断无尽1.2.3部
原创-逆转之塔
原创-镜·迷宫
●内含女性向.腐向.无贞操猥琐向.

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